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黄珊珊的提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最后吃饭的地方还是定在了一家铜锅涮肉的地方。

    听刘飞说,这地方的羊肉都是现切出来的,香嫩可口,比机器刨出来的羊肉卷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我一进门,一股浓郁的香气就钻进了我的鼻端,让我的肚子都忍不住咕嘟咕嘟的叫了起来。

    安水这地方虽然穷,吃的东西倒还真不错,上次吃的狗肉,这次的羊肉,都让人入口难忘。

    五个人要了个单间,进门分主次坐好,随即我们便寒暄起来。

    “要说这吃火锅啊,还是要赶上冬天,打的精薄的黄铜锅,再配上果木烧出来的炭,把羊肉片切的薄薄的,在里面滚上一滚,再沾上芝麻酱,啧啧!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刘飞上来便开始感慨。

    这地方也是地道的炭火铜锅,不过由于正是盛夏,所以来吃这个的人还真不是很多。

    “先别说这个了。”韩队笑着说:“咱们今天喝点什么啊。”

    刘飞嘴角一翘,说:“当然是来这里自酿的五十六度,吃火锅就得喝白酒,对不对。”

    “啊!”林沫飞快的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略微不好意思的说:“可是可是我不会喝酒。”

    “没事儿,少喝点,小酌能怡情。”刘飞说:“就倒上一杯,陪韩队少喝点。”

    林沫看了看我,然后弱弱的点了点头。

    我本来都做好准备我替她喝了,看她都答应了,我也不好太强出头。再说就一小杯,应该也没什么事。

    “又你这么当哥哥的么?”韩队斜了刘飞一眼,说:“还让人家小姑娘陪我,你们就不能陪我?”

    刘飞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喜意,不经意的扫了我一眼,说:“那哪儿能啊,今晚上我们哥俩一定好好陪陪你!”

    韩队仰起头媚笑了两声,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一看,这正说到刘飞的我心坎儿里去了啊,他正想灌醉韩队晚上好省事儿呢,不过看韩队的样子,她似乎也想灌醉我,难道她想

    不行,我可得注点意,别一会儿真喝多喽。

    没过一会儿,热腾腾的火锅就被端了上来,随着一盘切好的羊尾下了锅,锅中泛起了一丝油花儿,而我们也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刘飞的口才极佳,没一会儿气氛就开始融洽起来,当然,这也跟酒精的刺激有关系。

    黄珊珊也说自己的酒量不佳,所以用小杯陪着林沫慢慢的抿,而我、刘飞加上韩队长三个,用的都是大杯。

    这酒真的不错,五十六度的酒,喝起来却不觉得辣,我抿了一口,顿时一股辛辣绵软直刺我的喉咙,那是一种杂糅的感受,让人一喝便再也难以忘记。

    很快,我们三人一杯酒就下了肚,刘飞的酒量我见识过,那是顶不错的,而我自己更是不用提,从小到大就没喝醉过。三个人里面反应最大的是韩队,一杯酒喝完,她的脸上已经腾起了一丝晕红,而她看我的眼神,却更加的火热起来。

    风流茶说和,酒是色媒人。

    这话说的真是一点也不错。

    相比之下,林沫跟黄珊珊两人脸色便好看的多,连变都没变。她们也不怎么说话,就只是吃饭。林沫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黄珊珊却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说话,而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刘飞说着说着,脸上的神色便开始轻佻起来,他笑着说:“我来给大家讲个笑话,说一个日本人,有个叫做wendy的女朋友,他就把‘wendy’纹在了自己的丁丁上,当丁丁处于便携状态时,只能看到头尾两个字母,wy。”

    “有次这个日本人上厕所时看到旁边黑哥哥的丁丁上也有wy两个字,就问,你的女朋友叫做wendy吗?”

    “黑哥哥咧嘴一笑:我是个导游,上面写的是erica%2cihopeyouhaveagreatday。”

    话音刚落,韩队便笑的前仰后合,而林沫则有点尴尬,不像旁边黄珊珊笑的那么自然。

    刘飞笑完了之后,瞟了我一眼,说:“其实要是把小苏换成黑哥们那个角色也没问题,我可是见过,再多纹一点都没事。”

    “真的!”韩队眼睛陡地一亮,看向我的目光如同一只饿狼!

    一见韩队这眼神不太对,刘飞也有点慌,他似乎在害怕韩队喝起劲了直接让他开车回去把他办了,而我更加担心,韩队万一非要把我也拉上,那可就尴尬了。

    刘飞的眼珠儿转了转,话题一转,又说:“哎,小苏不是分到教育科去了么,可是毛夏彤不知道怎么了,非要让小苏进院。哎,姗姗你跟她熟不熟,帮着小苏去说说,为啥要这么挤兑我们小苏啊。就算是哪儿惹到她了,大不了给她赔个礼道个歉就完了,没必要这么整人。”

    我一听刘飞又提起了这个话题,也有点疑惑,对于他口中说的那么严重,我并没有觉察出什么。今天在那里待了一天,我也没看出来,院里哪儿像他们所说的这么危险。

    刘飞的话音一落,韩队和黄珊珊眼中都露出一丝惊讶,尤其是韩队,那**裸的火热都消退了些,她皱着眉看着我问:“毛夏彤真的是那么做的?秦念真呢,她没说什么嘛?”

    我点了点头,说:“嗯,秦科长一开始让我在楼里整理材料,后来是毛夏彤说院里的活儿多,我在楼里浪费,这才把我弄了进去。秦科长也反对了,不过毛夏彤跟她说了几句,她后来也同意了。”

    韩队一听这个,眉毛皱的越发紧了,她低声呢喃道:“这个秦念真在搞什么”

    黄珊珊略微同情的看了我一眼,说:“毛夏彤比我早一批,平时我们也算不上很熟”

    “没事!”韩队拿起酒杯,仗义的说:“实在不行就别在那里干了,来我这儿开车,工作清闲又有补助,不比那个省心!”

    “谢谢韩队。”我拿起酒杯跟她撞了一下,这一撞之下又是一阵波动。

    我心说我可不敢去你那里,谁知道除了开车之外,还用不用再开点别的。

    再说了,我觉得毛夏彤对我还不错,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吓人。现在让我去什么车队我肯定是不会去的,因为教育科里面,还有白映秋

    这时,我忽然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斜眼一看,原来是黄珊珊!

    我疑惑的皱了皱眉,就听黄珊珊说:“你如果真的去了里面,一定要记住一句话,除了你自己,谁也不要相信!”

    黄珊珊这话让我陡地一惊,我不禁有些奇怪,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怎么被她们说的这么可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23章黄珊珊的提醒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