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她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惊讶的转头望去,站在我身后赫然是刚才喝多了在房间躺尸的刘飞!

    他此刻依然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脸上依然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表情,不够我注意到他身上的肌肉却绷的紧紧的,看来他现在也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三哥眼睛略略眯了眯,嘴角的笑意微微敛起,周围的氛围瞬间就是一僵,好像旁边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可这寒意也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秒,随即他就又恢复了和煦的微笑,但他这种微笑,却比刚才那寒意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刘飞看了看眼前的情况,眼睛微微转了转,笑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弄的这么大。”

    说话间,他一把搂过了我,语气轻松的说:“还没给三哥介绍,这是我们单位新来的小兄弟,姓苏”

    三哥的眼神凝了凝,在我脸上深深的看了一眼,他轻轻的哦了一声,随后慢慢的走了两步,走到那个被他插了一刀的小弟身旁。

    那正捂着伤口哀嚎的小弟瞬间闭上了嘴,惊恐的看着他,两只腿无意识的抽搐着。

    三哥的嘴角忽然又翘了起来,他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定在我身上,随后他笑着说:“苏兄弟,今天我手下不长眼,冒犯了你”

    他忽地顿了顿,随后伸手拔起那把手术刀,随手一掷,寒芒一闪,那刀正好插进了最开始拉扯黄珊珊的那个小子的胸口上!

    那小子刚才已经被我打的昏迷,现在被三哥往要害插了一刀,他能不能挺过今晚,真的要看命了

    “我就废了他,当给你赔罪今天的事儿,你也别往心里去,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多多亲近”

    我看到在地上抽搐了两下,随后挺直不动的那小混混,从心底升起一丝寒意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能动辄决定人的生死!

    “嘿嘿,三哥哪儿的话,今天喝多了,改天我张罗,摆酒请三哥坐席!”刘飞拉着我的手微微用力,示意我向外走。

    我感觉到他的手上满是汗湿,还在不停的颤抖。

    “今天晚了,我们就先走,改天再聚。”刘飞笑着拉快步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跟着三哥的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还堵在那里,直到三哥冷哼一声,他们才将门让开。

    我感觉刘飞的腿都快软的站不住,还是我连拖带拽的才将他拉上了车,他不停的催促我赶紧开,我只能连踩油门,将车开的飞快。

    当车开出了将近一公里,刘飞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艹!”他低低的骂了一句:“吓死老子了。”

    黄珊珊和林沫也有点怕,林沫小声的问:“刚才到底怎么了,好多人,看着好凶的样子。”

    我从反光镜里面看到,黄珊珊拉了拉林沫,示意她不要说话。

    “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人?”我看着刘飞,神色凝重的问。

    刘飞擦着头上的汗,如释重负的说:“妈的,吓的我酒都醒了。兄弟,我跟你说,在安水这个地方,你谁都可以不认识,但是不能不认识他!”

    我眉头蹙了蹙,心说这到底是谁,能得到这种评价!

    “他叫陈三儿,大名陈朝江,安水这地方所有的生意,都要他点头才能开的起来。”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疑惑的问:“怎么那么牛逼,这年头还有黑社会这种东西?”

    刘飞撇了撇嘴,说:“怎么没有,穷山恶水出刁民,就安水这种穷地方,天高皇帝远,要什么没有?”

    “那就没人管么?”我想到了刚才陈三儿那根本不把人当人的样子,心中一阵不舒服。

    “怎么管?靠你么?人家早就把关系捋顺了!”刘飞抹了把汗,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他要真那么牛逼,为什么对咱们这么客气。”我不解的问。

    刘飞靠在车椅背上,微闭着眼睛说:“还不是因为咱们有个好领导,咱们监狱长级别够,不光是这样,听说咱们监狱长那后台可是硬的通了天,而且监狱长为人又强硬,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咱们这也算是沾了光,要不然你以为咱们今天能囫囵着走出来么?”

    “他还能真对咱们动手?”我不敢置信的问。

    “多新鲜啊!”刘飞猛地张开眼睛,看着我说:“这孙子手上人命估计都不下十条了!”

    “啊!”林沫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随即小脸煞白的缩在角落,随后又担忧的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我冲着后视镜安慰的笑了笑,示意她放心。

    黄珊珊也有点害怕,她嗫嚅着问:“那他会不会打击报复啊。”

    “这个应该不会吧。”刘飞皱皱眉说:“毕竟咱们还有个领导在上面顶着,应该没事的。”

    “希望如此吧。”我轻声说。

    一个车中五个人,有四个在忐忑不安,只有早已经沉沉睡过去的韩队长,正在梦乡里遨游。

    我看着远方漆黑一片的路,头一次觉得跟安水比起来,女子监狱还真是个好地方!

    ……

    到了宿舍楼,又是我负责将韩队长搀扶上了楼,还好刘飞给我搭了把手,要不然就韩队长这丰满的体型,我还真觉得有点吃力。

    我问刘飞要不要把韩队长直接抬他房间里去,刘飞啐了一口对我说,净他妈扯淡,好不容易把她灌多了,还往自己房间里送,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好不容易将韩队长送回了宿舍,刘飞逃一样的关上门跑了出来,他在门口连连摸着自己胸口,欣喜若狂的说,都快一个月了,终于能他妈安安生生的睡个好觉了。

    想起经常见到的女性酒后被人占便宜的新闻,我心中苦笑,这种情况到了女监却是反过来了,非得把她灌醉了才能避免被她占便宜,想想也真是莫大的讽刺

    送完了韩队,我又将林沫与黄珊珊送回了屋子,她们今天晚上也被吓坏了,我安抚了她们几句便起身离开。

    我刚走到门口,衣服的一角却被林沫拉住了,她低着头,欲言又止的看着我,嗫嚅了半天,才飞快的对我说了句:“你要注意安全。”

    说玩,她便逃也似的奔回房间,一头将自己扎进了杯子里。

    我哑然失笑,这小姑娘还挺有意思

    可随后,我便微蹙起眉,看她的表情,她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不知怎么的,我脑子里想起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元语薇,而是在监院里面的白映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26章她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