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章 残酷的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当听到那熟悉的嗓音,我整个人都犹在梦中!

    时光仿佛一下子被拉回了好多年前,我穿着校服和白衬衫,背着一个破旧的帆布包,里面装着我的早餐和午餐,两个馒头,或者是一个面包

    我蹬着一辆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的自行车,吭哧吭哧的猛骑,然后在家附近的公交站停下,等上一会儿。

    我或许会拿出馒头啃上两口,或许会安静的等在那里。

    直到她的出现

    她一样也穿着校服,还有白色的帆布鞋,偶尔她会把校服裤子的裤脚卷起来,露出她纤细洁白的足踝。

    每次我看到这样的景色时,我就会脸红心跳,然后将脑袋转开。

    她会在这里等公交。

    我在这里看着她等公交。

    直到她上了车,我再跟着公交车后面,接续吭哧吭哧的往学校骑。

    她跟我是一个学校的,我们其实应该坐同一个线路。

    可是公交车费太贵了,我掏不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两个月,直到有一天,我蹬车子的时候,为了躲避突然从巷口走出来的大娘,撞到了一辆车上。

    也不是多重的伤,不过也让我足足在床上躺了小半个月。

    当伤恢复的差不多,我便赶紧又蹬上我依然还没下岗的破车子,直奔公交车站。

    只不过那天我去的有点晚了,似乎错过了公交车的时间。

    我正在那里懊恼着呢,然后我就看到了她。

    那天她也是这样,宜嗔宜喜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眼波柔柔的望着我,声音婉转的说:“好久不见,苏叶”

    我当时也傻住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只感觉自己的脸红的发烫,我记得那车站的旁边都是木棉花树,那淡淡的香味特别清晰。

    所以在后来的日子,每当我想起那个画面时,我鼻端飘荡的,都是木棉花香

    现在,我又闻到了木棉花的香味

    “苏叶?苏叶!”柳监的声音蓦地将我从回忆里面拉了回来,我转了转头,登时对上了柳监带着疑问的眼眸。

    “哦哦!”我登时反应过来,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对面那张脸,而她也同样一直笑着看我。

    “你们认识?”那个男人突然出声问道,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敌意。

    柳监同样含笑望着我们,笑容包含深意。

    “我们是同学。”女人微微偏了偏头,说:“高中同学,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是嘛!”柳监感叹说:“那可真不容易!不过你来之前没跟他联系过么,你不知道他在这里?”

    “我们已经好久好久没联系过了”她的头略低了低,我没有看到她眼中的神情。

    “哦,呵呵。”柳监仿佛看出了什么,她笑着打圆场说:“老同学见面,那可真是太巧了!”

    说完,柳监又看向我说:“既然你们是老同学,那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她抬手虚指那中年男人,对我说:“这位是央视的王导。”

    “王导,你好。”我谦虚的半弯下腰,对着王导伸出了手。

    他低头扫了我一眼,我感到他眼神似乎有点冷,他面无表情的从鼻端挤出了“嗯”的一声,不情不愿的抬起手跟我握了握,一触即分。

    我突地皱了皱眉,这哥们还真够傲慢的啊!

    接着我向旁边伸出了手,强忍住心中异样的情绪,声音略有点干涩的说:“好久不见,秦澜”

    “是啊,一转眼都好多年了”

    她伸出手,摆在身前。

    当我们两个人的手触碰的那一瞬,我感觉身体中瞬间涌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就好像一股热流传遍了全身,让我的身体中感觉麻麻的。

    我看着她的微笑,憋了半天,最后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你你头发长了。”

    秦澜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她脸上那丝笑容更加的奇怪:“我觉得长头发更好看一点啊,呵呵。”

    我的眼眸瞬间一缩,我脑中突地闪过那副画面!

    那时候秦澜还是短发,我们拉着手偷偷摸摸的走在学校的树林里面,还要提防着老师的目光。

    她的脸上笑意湛然,倒是我有点害羞。

    “又要剪头发了,真讨厌。”她轻声向我抱怨:“学校也真是够变态的,到底是谁规定的发根不能过耳啊!”

    “其实我觉得你短头发也挺好看的。”我说。

    “可是人家还是喜欢长发啊,女孩子就应该留长头发嘛!”秦澜撒娇说。

    “我真的觉得短头发要比较适合你。”我坚定的说,其实在我的眼睛里,她留什么样的发型都是一样的漂亮,就算她去剃个光头,也一定是世界上最他妈美丽的光头。

    “真的么?”秦澜的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我信誓旦旦的说!

    “那我以后就留短发好了!”秦澜步子越发的欢快起来,像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小白兔。

    突然,她又站住,回头促狭的看着我说:“等哪天我不喜欢你了,我再去把头发留起来。”

    “那你还是不要留了,留起来我也要给你剪掉!”我心头突地一颤,不由自主的说。

    “哼,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我们两个从校园的小路上笑闹着,洒下了一串笑声

    …

    我看着秦澜,她的头发终究是留长了啊

    长发微蜷,浓密的如同海藻一般,真的很漂亮

    我收回我当年的话,其实,她还是要留长头发好看一点

    不知为何,我的眼睛忽然有点酸。

    我今年才不到二十四岁,可我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青春已经过去了

    青春的残酷就在于,我们拥有最好的爱,也遇见了最好的人,但是这些感情通常都没有任何结果,当它陨落消散的时候,甚至我们都来不及问一句为什么

    “柳监,咱们赶紧说正事儿吧!”王导突然出声,声音冰冷。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感觉他似乎对我有点敌意啊

    我将目光转向了对面那张怡然浅笑着的脸,心中突地咯噔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218章残酷的青春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