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3章 尖利刻薄的王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虽然不明白秦澜的具体想法,我知道她也在纠结。

    因为她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她不知道我还喜不喜欢她

    她希望我能给她一个承诺

    但是,我现在还能给么?

    我现在对秦澜的感情其实很复杂,喜欢肯定是有的,可要说还像当年那样,将她放在心尖儿上,整颗心里面装的都是她,却已经不可能了

    人是会变的,这么些年过去,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变了

    有的时候,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那种单纯的感情,过了就不会再有了,就算以后再捡起来,也不会是当年的那种非君不可的感情了。

    要让我现在空口白牙的哄她,欺骗她,那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

    秦澜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一直都是。

    她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所以她才会彷徨,才会痛苦的流泪

    她也许也在挣扎,毕竟这工作机会确实来之不易。

    我很理解她,那可是央视啊,多少媒体人梦寐以求的目标!

    现在学媒体的那么多,有些人能进一个不错的省台地方台就很不容易了,更别说央视了,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都还钻不进去!

    更何况,以我对她家庭的了解,她的压力可能不仅仅来自自己,还有她的家庭!

    她那对父母我见过,秦澜能进央视肯定把她们乐坏了,而如果秦澜要是从央视被开了,他们都有可能不认这个女儿!

    摊上这么一对奇葩的爹娘,也真是够她受的。

    秦澜在我的怀里哭了一会儿,她的身躯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的手在她海藻一般的头发上抚摸着,感觉心中突然一片宁静。

    自从开始决定要向上爬以后,我已经很少有这种感觉了。

    我每天都在想应该如何向上爬,在构思应该如何发展,在不停的算计别人,而像这样放空心灵安安静静待上一会儿的感觉,我却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过了一会儿,秦澜从我的怀中挣了出来,她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但还是可以看出她的眼眶有点微红。

    她笑了笑,正想开口对我说什么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粗暴的推开!

    我猛地一回头,却看见王导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进来!

    他那张颇有威严的脸上好像挂了霜似的,冷的能把人冻死!

    他睁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和秦澜,眼中闪过一丝怀疑!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沉声质问道。

    秦澜还是那种淡定微笑着的表情,一句话没说,仿佛没听到王导的质问。

    一看秦澜不说话,我干咳了两声,说:“秦记者说想看看苗倩的档案,为一会儿的采访做准备,所以我就带她来了。”

    王导怀疑的看了我们一眼,尤其是在秦澜微红的眼眶停了停,随后犹疑的问:“秦澜,是这样么?”

    秦澜那眼睛在我身上瞟了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行了!”他摆摆手,说:“你赶紧准备准备,咱们还得去采访苗倩呢!”

    “王导跟余婉兰聊完了?”我微笑着问。

    王导微微一滞,他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关你什么事!”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王导刚才一脸的趾高气昂,那脑袋扬的跟几把似的,现在又开始对我口出妄言,我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央视的新贵,又是怎么被领导赏识的。

    难道是他在云州压抑的太久了,此时一到这里就忽然解放了天性,回归自然了?

    当然,媚上欺下的人大有人在,比如上次被我用开水烫了嘴,跟我结下了大仇的范科长就属于这样的人。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吧。”秦澜站了起来,柔声说。

    当她站起来的一瞬间,她的眉头痛苦的微蹙,脚步就是一个踉跄。

    我立刻上去扶住她,关切的说:“没事吧”

    她的眼神闪了闪,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说:“没事。”

    王导的眼神立刻落在我们身上,那眼神极为不善。

    秦澜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外走了出去,她步子走的很稳,让人看不出任何异常。

    我心中轻轻一叹,她还是这副外柔内刚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王导又恨恨的瞪了我一眼,随后赶紧跟着秦澜出了门。

    我也赶忙跟出了门,我怕秦澜的腿脚不方便,万一摔倒了就坏了。

    秦澜这姑娘果然有股狠劲,她就这么一步步的走上了三楼,虽然她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从表情却一点也看不出来。

    再次来到三楼的拐角处,余婉兰的屋门已经关上了,我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余婉兰将王导完败了,否则王导的脸色也不会这么差。

    当然,余婉兰的心情也不会太好,人心都是肉做的,刀子一起割下来,谁都避不了流血。

    苗倩这姑娘还在那里浇花,仿佛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这姑娘虽然已经恢复了些,但是情绪跟正常人还是有点不同。

    秦澜的声音很柔和,她走过去轻声细语的跟苗倩提出了采访的要求。

    苗倩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冲着她点了点头,然后苗倩便转身向她的屋子走了进去。

    我知道,这是她已经同意了的表现。

    秦澜也跟进了屋子,开始对她进行采访。

    采访一开始进行的很顺利,秦澜的问题很柔和,没有任何尖锐的锋刺,大多都是一些类似“你创作这首诗的想法”“你是不是在思念你的家人”这样的问题。

    而苗倩的回答也同样无懈可击,给足了秦澜可以发挥的余地,照这样继续下去,这篇稿子既宣传了秦澜的才情,又对央视拍摄这个公益广告进行了肯定,同时,还顺带着说了一下我们的监狱教育工作比较突出,非常完美,皆大欢喜的范本。

    但是,有人偏偏不想这样。

    “秦澜,你怎么光问这种问题?要深挖,深挖懂么?这新闻的卖点在哪儿?”

    王导忽然对秦澜开始大放厥词,他看了安静坐在一旁的苗倩一眼,又教训秦澜说:“来,你现在问她,她当时杀人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的脸色瞬间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223章尖利刻薄的王导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