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1章 减刑的奖励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不知道方少白听没听进去我说的话,不过我的话绝对是真心的。%d7%cf%d3%c4%b8%f3

    当混混绝对不是长久之计,就算是陈朝江那种官商勾结,屁股已经洗白了的,不一定哪天也就倒台了。

    华夏不是日本,黑社会要是形成规模,只有一个死字。

    方少白的情况算是比较特殊,他现在对家里那边已经死心了,没准儿他还想着回去报复,现在唯一能让他浪子回头的,估计就只有曹莹莹了。

    等到他们有了孩子,情况应该就会好转了吧

    方少白又跟我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我向着刘姐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依然蹲在那里,一身柔软的白肉被她挤压出撩人的曲线,只是那微微颤抖的身子让她看起来有点可怜。

    我把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她顺势靠近我的怀里。

    “呜呜”她不再压抑自己,声音哀切的哭了起来。

    “哭什么啊,你应该开心啊,终于把这两团狗皮膏药甩掉了。”

    刘姐也不理会我的安慰,还是哭个不停

    我叹了口气,也不再安慰她,只是轻轻的用手在她的背上抚摸着。

    过了好一会儿,刘姐的情绪才慢慢的缓和下来。

    她转过头,眼神哀切的看着我,那一双眼睛里,满是泪痕。

    “以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没地方去了”

    “你傻么?”我柔声说:“单位那么多间宿舍,随便你挑啊!这样我去找你还方便。”

    我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她的身子忽地一颤,那双满是泪痕的眼睛,突然变得火热起来

    这天晚上,我陪着刘姐回了家。

    她这晚变的无比的热情,就算她已经撑不住了还是死咬着嘴唇挺着,直到最后已经翻了白眼,差点昏过去我才好笑的放过了她。

    也许是心中的抑郁被解开,她整个人变得光彩照人,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

    第二天,我陪着她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带着她仅有的这一点行礼,净身出户。

    到单位之后,她去政治处销了假,李主任还没回来,在那里的是林沫。

    来了单位几个月,林沫也不在是刚来时那种见谁都害羞的样子,办起公务来也变得有模有样。

    我顺便帮刘姐要了一间宿舍,林沫给安排的。

    让刘姐过过集体生活也好,还能缓解一下她的心情。

    安顿好刘姐之后,我便又回了监院。

    又两天没来上班,怎么也得回去看看。

    得亏遇到的是秦科长这种领导,要是碰上个可丁可卯的,我估计我早就挨处分了。

    刚上了二楼,我就听到了兰大说话的大嗓门,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兰教了。

    秦科长的办公室门开着,兰教的声音响的整个二楼都能听见。

    跟兰教相比,秦科长的声音简直轻柔的就跟小白兔一样。

    本来我没准备去掺和她们的谈话,但是我刚走到门口,就被兰教发现了,她赶忙抬手招呼我:“小苏!”

    人家都开口了,我肯定没办法再装作视而不见。

    于是我回头走进了门,又挤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兰教,恭喜高升啊。”

    兰教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意,但是嘴中却依旧抱怨:“升什么升啊,还是管生产这一摊,而且事情更多了,每天烦的不行!”

    我走到沙发上坐下,笑着说:“兰教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多少人想提个正科还提不起来呢,你现在级别上去了,回头想去哪儿不行,不就是换个位置的事儿么。”

    兰教一听我说这个,也只是笑,不说话。

    她一开始对我可不是这个态度,就算是我帮出监监区完成任务的时候,她也远远没有这么客气,不过自从我当面将孙大收拾的服服帖帖,孙大还拿我一点毫无办法之后,兰教对我就客气了很多。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我看着秦科长脸上的笑意,笑着问。

    “开心什么啊。”秦科长那浅浅的笑容又变得有点发苦。

    “又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还不是因为孙大!”兰大在一旁插嘴:“自从上次之后,孙大就记恨上教育科了,她没事儿就编排教育科几句,尤其是秦科长,每次开会的时候,她都冷嘲热讽的,听着太来气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心中生出一丝抱歉。

    当时我惹孙大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倒是忽略了秦科长的感受。

    秦科长虽然平时对别人冷冰冰的,但其实人特别的实在,跟那些老奸巨猾的老油子比起来,她单纯的就像是个孩子。而且以她的性格,就算被人当面嘲讽了她估计都不会回嘴,只是默默的在心中生气。

    我带着歉意的冲秦科长说:“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

    “没事的。”秦科长柔柔的笑着,眼波流转。

    四目相对,我看着秦科长的眼神,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丝异样来。

    “你们当着我的面就这么眉来眼去的,不太好吧。”兰教在一旁调侃。

    “去你的!”秦科长笑骂。

    “这次孙大真有点过分了,你听她说的那都什么话啊!”兰教又义愤填膺的说。

    “她都说什么了?”我有点好奇。

    兰教看了我一眼,说:“也没什么,这不又到该报减刑的时候了么,那些领导的关系犯们又开始活动了。”

    “这跟秦科长有什么关系?”我更加疑惑了。

    “怎么没关系?”兰教说:“有生产任务的监区偶尔还能弄个奖励分什么的,像是孙大她们监区,任务完成的好,奖励分的机会也多有些领导的关系犯在其他监区,就得跟主管监区长打个招呼,让她们照顾照顾,有时候差个三分两分的,就是一次减刑的机会这落了一步有时候就是好几年呢。”

    我看了一眼秦科长,轻声问:“你有犯人要照顾?别的监区的?”

    兰教咳嗦了两声,说:“谁还没几个关系好的啊,人家一直帮你干活,也不能白干啊。”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孙大说的话也实在太难听了,要不然我去帮你说说,或者调到我们监区来,行不行?”

    秦科长有点为难:“不用了吧。”

    我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谁说秦科长不能给别人奖励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261章减刑的奖励分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