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3章 哭泣的陈观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到我的话,陈六儿的目光瞬间凝住

    “你甘心这样浑浑噩噩的一辈子,连人生的目标都没有?”

    “你甘心让这样一个小喽疾话涯惴旁谘劾铮几宜姹闫镌谀阃飞侠豪颍俊

    “你甘心连个女人都罩不住,随便的就把你甩了,投进别人的怀抱?”

    …

    我的话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高亢,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染力!

    而陈观澜的眼神也越来越亮,我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眼睛里面,有团火焰正在不停的跳动,这火焰越烧越旺,几乎要迸溅出来!

    这火焰的名字,叫做不甘!

    “我不甘心”陈六儿突然开了口,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他不停的呢喃着,说到最后,他是用力的喊出来的!

    这一声呐喊极其高亢,里面包含着他的不甘与愤懑!

    可是,喊完了这一句后,陈六儿却好像被从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立刻萎靡了下来

    他身子一矮,蹲在了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头,将头埋在了双腿之中。

    “呜呜”

    他竟然开始呜咽了起来

    那呜咽声悲痛莫名,让人一听便忍不住心酸

    “我的确不甘心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又能怎么样呢”

    我叹了口气,默默的蹲在了他的身边,在他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陈观澜一直呜咽了七八分钟,那哭声才渐渐的停了些。

    他一抬头,眼睛通红的看着我,说:“陪我去喝酒,好不好?”

    ……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还能喝酒的地方只剩下酒吧和烧烤店

    酒吧我们不想去,于是就只能找了一家烧烤摊。

    也是巧了,我们来的这家,正好是之前李然带我来的那家。

    不过今天那个清纯的小姑娘却不在,我还挺好奇,李然跟她到底怎么样了呢。

    陈观澜坐在我的对面,他没有表现出对这里的任何不适,说实话,我还以为他这种公子哥可能会不适应这种苍蝇铺子呢,毕竟他那么讲究排场,像这种地方他可能来都没来过吧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疑惑,陈观澜的嘴边忽然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他看着我说:“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不喜欢这里?”

    我的眉头一挑,真没想到,陈观澜还挺敏感

    这跟他一直以来表现出的样子不太一样啊

    “估计在你心里面,我他妈就是个纨绔子弟,每天锦衣玉食,就知道吃喝玩乐是吧”

    我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我的表情已经证明了一切。

    陈观澜哭笑了一声,他端起桌子上的扎啤杯,一仰头,咕嘟咕嘟的直接将一整杯啤酒全部喝掉!

    啪!

    他将杯子砸在了餐桌上,尚且残留着泪痕的眼角再次闪烁起来

    “你知道么,我小的时候也特别的穷”

    我顿时怔了怔,这不太对吧

    陈朝江他们家族在安水可以算是世族,十年**的时候都没倒下去,他小的时候怎么会穷?

    而且看他的年纪,他小时候陈朝江他们家应该已经在莱西打下了一片天地了啊!

    陈观澜没有看我,他的眼睛定定的看向一处,他的目光有些迷离,仿佛带着些追忆。

    他声音轻飘飘的说:“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没有爸爸我一直都是跟我妈妈在一起生活的那会儿妈妈一个人带着我,特别的辛苦”

    我的眼睛一缩,竟然是这样!

    这么说来陈观澜应该算是私生子?

    而且还是不被承认的那种,更有可能的是他父亲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孩子否则也不会让他沦落到那步田地!

    “我的印象里面,妈妈很漂亮可是她的话却很少,而且也很少笑只有看到我的时候,她才会偶尔露出笑容那会儿是真穷啊,我们娘俩儿相依为命,还经常吃不上饭,饿的时候,妈妈就抱着我看星星,对我说天上的星星就是妈妈的眼睛,哄着我睡觉我还记得有一次我馋的狠了,非得要肉吃,妈妈没钱给我买,最后她将自己一件珍藏的首饰给卖了,这才买了肉给我”

    “妈妈卖了那件首饰之后,我好几次都看着妈妈在偷偷的掉眼泪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我外婆留给妈妈的唯一一件东西”

    说着说着,陈观澜再次哽咽了起来。

    我微微一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拎起酒瓶,我将陈观澜面前的杯子倒满,陈观澜立刻将杯子拿起再次一饮而尽!

    他长出了口气,脸上带着一丝苦笑,看着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王八蛋,我很不是人其实还有更不是人的事情!”

    “后来突然有个人找过来,将我带走了这人说他是我的爸爸他给妈妈留下了一笔钱,让妈妈过的不那么辛苦,可是他却不能将妈妈跟我一起带走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有大房子,有人管我叫少爷,有精美的衣服和食物,有着许许多多我没见过的好东西我开始还会想起我的妈妈,可是后来我就慢慢把她忘了”

    “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总是嫌弃她,不喜欢跟她多说话每次我都是语气很敷衍的将电话挂断,根本不想跟她多聊而她跟我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后来有一次,她又给我打电话过来,我问她干什么,她说没什么,就是有点想我了,想听听我说话我很不耐烦,随便应了一声,就将电话挂了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跟她说话”

    “她当时已经得了癌症晚期”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观澜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

    眼泪顺着他的脸颊不停的向下流淌,他泪眼模糊的看着我,眼神迷离的问:“阿叶你说,天上的星星真的是妈妈的眼睛么那她现在,是不是也在看着我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723章哭泣的陈观澜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