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0章 夜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看着她的双眼,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大致明白了她的性格。

    她的外表虽然冷淡,可她的内心却跟她的外表不同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对我表现出来的好感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我现在说一些花言巧语来讨好她的话,有很大的希望可以跟她更进一步的发展。

    可是不知为何,那样的话我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的手就那么僵在那里,沉默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石南菲的眼睛盯着我,良久之后,她那仿佛天边星辰一样明亮的眸子显而易见的黯淡了一瞬。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复杂的笑意,从我手上将被子扯了过来,自顾自的盖在身上。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开,将她的脸盖在了下面,让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闷闷的声音从头发的遮掩下传了出来,石南菲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的说:“你也早点休息吧,跑了一天累了吧,明天还要抓捕曹跃江呢。”

    “唔好”

    我无意识的回应着。

    石南菲的身子往旁边侧了侧,将床铺的位置让出来一些。

    这说是双人床,其实就是两张单人床拼的,地方并不是如何宽裕。

    经过刚才的事情,我本来想去外面的沙发上凑合一宿,可看到她这个动作,我又担心如果我现在出去,会不会让她更加的难过。

    左思右想,我一咬牙,算球的吧!

    就睡这里又能怎么样,人家一姑娘都不在意,我又顾虑什么劲儿。

    我顺势躺在了石南菲的另一边,和衣躺在床上。

    枕着有点硬的枕头,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今天的确很累,跑了一大天,又忙乎到了这个点儿,按理说我应该沾到床就睡的,可是不知为何,虽然我又累又乏,但就是睡不着觉。

    石南菲身上淡淡的香气从旁边飘过来,丝丝缕缕的往我鼻孔里面钻,让我的鼻子感觉痒痒的。

    她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从来没有动过。我知道,她也没有睡着。

    正当我准备用数羊的办法将自己催眠的时候,石南菲的声音突然从另一边传来。

    “我出国之前,曾经自己背着包出去旅游,那会儿我还小,想法也挺幼稚,我当时就想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她的声音有种沙哑的颗粒感,不知为何,在这个静谧的夜里,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我纷繁的心绪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呃,后来呢?”

    我小声的问。

    “后来后来就去了呗,我还算幸运,一路上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而且,还见到了很多令人感触很深的事情。”

    “嗯。”

    我轻轻的应了一声,我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倾听,而不是其他的什么

    “那会儿我想体会一下各地最原生态的生活条件,所以我没到一个地方,都会去本地人开的那种小旅社住,虽然条件差一点,可是能感受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我记得那时在滇南的一个小镇上,那里的风景很美,我住在一家民宿里面那家民宿的旁边住着一个老奶奶,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大概有八十多吧。她身材高挑,虽然脸上都是皱纹和老年斑,但从五官上,也能看出她年轻时候的温婉美丽。”

    “有一次,我去外面玩完回来,正好看见那个老奶奶坐在门口,她一直望着远处那条路,不知道在看什么。我有点好奇,就过去跟她聊了一会儿,也没问出什么来。不过那个老奶倒是挺喜欢我,她跟我聊的挺开心的,后来她让我跟她回家喝点水,我就跟着去了。”

    “一进屋,我才发现,她的家里面真的不太宽裕,屋子里面的家具很少,摆设也显得有些破旧。她从井里面给我装了水,那水的味道我还记得,特别的清甜。”

    “从老奶奶家出来,我回到了我住的民宿,跟那家民宿的老板娘聊起了老奶奶的故事。那个老板娘告诉我,这老奶奶在当地也算是知名人物她是从外地嫁过来的,当时嫁给了这里的一个军官,那会儿是战争年代,她嫁过来没多久,军官就出去打仗了,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家里,也没说多久回来”

    “军官这么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镇上的人都劝她,让她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反正她也无儿无女,没有什么牵挂,但是她却不同意她说,无儿无女才无牵无挂,这样才能心无挂碍的一直等下去”

    “后来,那里的政府说是要修一条路,修路的时候要拆掉老奶奶的房子,老奶奶虽然生活极其清苦,但是却怎么也不同意,无论给多少钱都不愿意,她说她说如果拆掉了房子,那么军官回来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石南菲的语速慢了很多,我听的出来,她是在压抑着她的哽咽。

    “我走的时候,留了一些钱给那个老板,让他在能力范围内,能适当的帮助一下那个老奶奶”

    “后来呢,那个老奶奶怎么样了?”我柔声问。

    石南菲顿了顿,才开口说:“已经过世了在我离开的第二年,那个老板就发信息告诉了我她嫁过来的时候二十岁,走的时候八十七岁整整六十七年,我听那个老板说,军官走的那一天下了雪,而老奶奶死的那一天,也正好下雪”

    我低低的叹了口气,心中不禁也有些触动。

    能坚守六十七年的等待,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呢

    想必,在大红盖头被掀开的那一瞬间,那个老奶奶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吧。

    我脑中不禁浮现出了那一副画面,在温暖烛光的照应下,一个年轻英挺的军官用紧张颤抖的手掀开红布,红布下面,那张温婉的娇靥一点点的露出来,当两个人的眼神相触的一瞬间,就再也没有分开

    这时,石南菲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找有没有一个可以让我像那个老奶奶对军官一样那么真心喜欢的人”

    我的心头陡地一跳,整个人立刻紧张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900章夜语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