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4章 为什么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的手在林沫柔软的发丝上轻轻的揉了几下,林沫不仅没有躲,还下意识的往我手上蹭了蹭,那动作和神态就像只可爱的小猫一样,看的我眼神微微有点发怔。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林沫的眼帘向下垂了一瞬,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厅中拥挤的人流,小声的说:“师兄,这里太乱了,咱们去走走吧。”

    “好。”我弯起嘴角,柔声说道。

    铅灰色的阴云似乎变淡了些,没有刚才那么阴沉了。

    林沫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她踢踏着腿,慢悠悠的走在我的身旁。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好好在监狱附近逛一逛,我也从来不知道,监狱旁边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监狱旁边,是很大一片树林。

    好像是因为政府原本想要在这里弄一个景区,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废弃了,不过这些已经被种下的植物却顽强的存活了下来,经过了近十年的生长,这里的风景颇有几分清幽。

    一条绵长的小路在林间若隐若现,这路纯是被人踏出来的,蜿蜒在茂密的林间,曲径通幽一般。

    我和林沫并肩走在这条小路上,两侧的叶子被风卷动,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声音回荡在我耳畔,犹如流水一般席卷而过,让我整个人都很闲适放松。

    “有时候我一个人不开心了,就会来这里走一走。”林沫悠悠的开口,在我身边轻声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去年那会儿咱们刚来的时候,那会儿是秋天,这里面的叶子全是就金黄色,被风一卷就会飘飘摇摇的落下几片,看起来美极了。”

    “你那会儿心情不好么?”我没有去在意林沫后面的话,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她前面的言语。

    林沫侧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生出几分温柔,她笑起来摇摇头,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那会儿的确有点不太习惯。”

    我沉吟了片刻,看着她说:“是分配那会儿吧,李主任还在的时候。”

    “嗯。”林沫低着头,轻轻点了点。

    我登时心下了然,那会儿李主任因为我的事情,的确为难过林沫一段日子,可后来在我和李主任发生了那些事情后,李主任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师兄谢谢你。”林沫突然开口,认真的说。

    “嗯?”我哑然失笑:“你突然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林沫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面满是认真的说:“自从我来了监狱,你就一直在照顾着我,好多事情都是你帮我处理的,你也帮我解决了那么多的麻烦,李主任、王主任、范科长她们要是没有你,我现在不知道会有多惨”

    “哎。”我摆摆手说:“咱们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互相照顾是应该的嘛,你叫我一声师兄,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

    说完这句话后,林沫的脚步突然顿了顿。

    她略仰起头,细长优雅的脖颈线条迷人,那一双墨黑色的眸子里面,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柔软

    “师兄你帮我,仅仅就是因为咱们是校友么?”

    她淡粉色的嘴唇微微长着,一双水盈盈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我能看得出,她很是紧张。

    那饱满的唇瓣上,仿佛镀了一层莹润的水光。唇瓣就像是雨中的花瓣,因为紧张在微微的翕动。

    她是在紧张的等待我的回答,可是我该怎么回答呢?

    林沫对我的感情我心里很是清楚,她这么问,对于害羞的她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沫沫。”我的嘴唇扯动,露出一抹略显干涩的笑容:“咱们现在正是拼搏的时候,监狱的人才断层的厉害,你也应该好好把握住机会,按照你的能力,不出两年,提成副科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个回答,显然不是她所期待的。

    我当然也可以说出她想要听到的话,我甚至还可以回答的更热切一些,或是直接对她做些什么,我敢保证,无论我对她做什么,她都绝对不会拒绝。

    反正我也欠了那么多的桃花债,不差这么一份。

    如果我面前的是毛夏彤,或者是她那波涛汹涌的好朋友,我都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能甜死人的情话。

    但是在林沫的面前,我却说不出这些。

    我知道自己已经变了,在最开始发生白映秋那件事之后,我的做事风格都跟以前有了根本的差别。

    可在面对我来安水认识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的校友林沫的时候,我却感觉自己依然是那个苏叶。

    依然是学校里那个意气风发,做事情循规蹈矩的苏叶。

    所以有些话,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林沫的包含期待的目光明显黯淡了几分,她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慢慢的转过头去。

    我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只能陪着她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林沫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小我的父母对我就不是很好,我是在我爷爷身边长大的”

    林沫的声音轻柔婉转,在这片幽静的树林中,听起来就像是精灵的呓语一般,让人心情瞬间放松下来,好像被泉水洗过似的。

    “我还记得那是我十二三岁的时候,爷爷已经六十多了,有一天中午,外面的蝉叫的很恼人,我睡不着,就起来满屋子的转悠”

    “那会儿爷爷家里面有个客人来,好像也是个远方亲戚,不过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两个在正屋,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就在我刚好转悠到正屋的时候,爷爷突然蹭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喊了一句,什么!她竟然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那个亲戚又跟爷爷说了几句,可是爷爷的眼神已经完全涣散了,根本就没注意那个人说了什么他愣了一会儿,就背着手走到里屋去了,连招呼都没招呼那亲戚一声”

    “我当时好奇,连忙走过去问,那个亲戚就告诉了我爷爷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974章为什么帮我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小说 |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网-红唇含刀作品